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刘的博客

至2月13日, 我的博客访问量达五十万次! 不因博客获利, 却因博客获益!

 
 
 

日志

 
 

阿刘《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文学赏析 作者:心雨潇潇  

2013-05-01 00:41:0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漫平沙走白虹

 ———[阿刘《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文学赏析]

 作者:心雨潇潇       漫漫平沙走白虹———[阿刘《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文学赏析]      作者:心雨潇潇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编辑:清莲仙子漫漫平沙走白虹———[阿刘《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文学赏析]      作者:心雨潇潇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走吧(原) - 一帆 - 浪子一帆的原创乐园


                                                             Asmns说:每当人远航归来,他总有故事可说。(题记)

 正如一株株植物是从种子生长出来的一样,从以文会友、对面不相识的网络平台走近刘畅(网名阿刘)博客,到网络式、文学化,相对而言地熟知刘畅这个人;再到萌生将其作为写作对象,在我文学田畴里摇出一番风景的想法,最根本的原因还源于他的论文《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阿刘原文链接:[原创] 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

有文友读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时,曾以“腹有诗书气自华”来点评,我是赞同的;不过,文学角度,我更倾向于用“漫漫平沙走白虹”来形容鲁迅先生的文学作品和刘畅论文的价值所在。在人民苦难的眼泪和绝望的麻木里,刘畅先生将自己和鲁迅先生的灵魂放在旧中国的大背景下一同燃烧,体现了刘畅用因果关系的线性思维去关照外在有限世界实质的独特眼界;叙事式地反映世界并客观理性地分析鲁迅作品,促使人冷静地思考该怎样做人,以及该为推动社会进步做些什么乃刘畅论文文中有心、文中有道,面对整个社会人生说话,面对整个文化体系、生命体系说话的大气魄之展现。跟随刘畅论文的发展脉络前行,鲁迅小说力透纸背的悲剧美用气吞山河来形容是不染夸张之嫌疑的。倾向于现实主义,题材重大、主题崇高,着重于对“国民性”的研究,将“所谓上流社会的坠落和下层社会的不幸”,用艺术的形式现实主义地表现出来,深刻地揭露了人民苦难的根源。读而沉醉,思而动容的一刻,既让我想起了荷马史诗“狮子不跟人来讲条件,狼也不跟羊分庭抗礼”的比喻;更让我记起《三个苹果的故事》中“如此惨淡的生活,比睡在坟墓里还差的多”的诗句。

也许是因为懂得,所以爱着;因为爱着,所以才翻检出来晾晒吧?!从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的字里行间,我分明看见了鲁迅先生那颗从炼狱中升华了的最真诚、最纯洁,最富战斗性、最具爆破力的灵魂,正从荷荷地下着大雨的、墨汁一样的黑夜里走出来横扫着世界,也创造着新的世界。很显然,刘畅他正是深谙了鲁迅先生从政治上、道德上探索着民族出路的实质所在,才多角度地将鲁迅先生的悲剧精品进一步解剖给人看。在不同阶层人的荒唐行为中,既有所谓上层人生活和精神的腐朽,也有社会大环境下人的庸俗与自私、无赖与麻木、残酷与伪善、、、、、、他让读者看穿了社会的罪恶与重整乾坤的必要。那由善恶冲突引发的思索象延宕怒吼的黄河水以摧枯拉朽的生命力撕下了令人窒息的封建制度的真面目;摆脱封建束缚,不做吃人制度的牺牲品和殉葬品,让悲剧美为人民而文学的大仁大爱得到了凸显。这一点,鲁迅先生《华盖集》的题记便是最好的注释————鲁迅写道:“悲则大叫,愤则大骂,即使被沙砾打得遍体粗糙,头破血流,而时时抚摩自己的凝血,觉得若有花纹,最后自觉所获得的,乃是我自己灵魂的荒凉和粗糙,但我并不惧怕这些,也不想遮盖这些,而且实在有些爱他们了,因为这是辗转而生活于风沙中的瘢痕。”

可以肯定地讲,鲁迅小说的悲剧美乃中国文学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表现式、感应式、个性化的刘畅论文,将鲁迅先生“设世为文、、、、、、以故事为主、、、、、、而无涉于传奇”的文学美推到了一个更新的高度————鲁迅小说的悲剧美主要不在于写悲,而重在描写严肃的事件,展示生命个体难以挣脱的不幸,引起读者的怜悯与恐惧、愤怒与觉醒;这期间的悲剧冲突表面看是人与命运的冲突,实则却是人与社会环境以及人与旧制度之间的冲突。感情净化和觉悟后,引导志士关注衰落王朝的各种社会问题,激发人民的战斗精神才是悲剧接近现实所要达到的目的。相信这时的你、我、他(她)————我们大家,再读《故乡》阴晦的天气下,没有活气的萧索荒村,瓦楞上当风抖动的断茎枯草,即将易主的老屋(这遍地的萧瑟,你想到了什么?);再读《故乡》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而再见到的闰土已不是记忆上的闰土了,饱受饥荒,苛税,兵,匪,官,绅折磨,苦的像一个木偶人的少年伙伴极恭敬地叫了一声“老爷!”人已全非,物也不是,离开故乡时,那西瓜地上戴了银项圈,勇敢、活泼、机智,干净利落地刺猹的小英雄的影像忽地模糊了。(那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老爷”似一堵墙横隔在少年的快乐中间,你想到了什么?);再读《药》,路的左边都埋着死刑和瘐毙的人,右边是穷人的丛冢。两面都已埋到层层叠叠,宛然阔人家祝寿时候的馒头;以及坟场上“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钢丝。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是死一般静,乌鸦飞过坟顶的描述(这层层叠叠,宛若阔人家祝寿馒头的丛冢和支支直立、如钢丝样的坟头草在空气中发抖,直到没有,死寂中却冒出了飞过坟顶的乌鸦,你又想到了什么?);再读《祝福》“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似乎合成一片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 眼珠偶尔间或一轮还证明她是一个活物,勤苦挣扎着劳作了一生,花尽了毕生所得捐了门槛,只求安稳地做个奴隶而不得的祥林嫂,就这样在死后还将被分尸的阴影中,孤独凄凉地死在了鲁镇准备“祝福”的阴沉的雪夜(祥林嫂该死吗?谁是凶手?雪与祈福的爆竹能掩盖寄生者残暴的本性吗?),感情的湖水再不会波澜不兴了吧?!

刘畅先生挖掘鲁迅小说悲剧美这座矿藏是从《狂人日记》《孔乙己》《药》《故乡》《阿Q正传》《祝福》《在酒楼上》《孤独者》《伤逝》齐头并进似地展开的。那已然成了魔鬼而不知,淋漓着鲜血而不觉,践踏着人性而无愧,吞吐着骨髓而燃起祝福炮仗的人吃人的麻木,以及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剖析,的确让人有艰于呼吸、近于疯狂的的大悲怆;但普通人的欣赏水准,很可能象铁屋子里的活物,以看客的身份将其作为笑料在混沌中掩埋了作品的战斗精神和终极指向。这时,文学赏析或者说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一类的论文也就有了非同凡响的历史地位和庄严性。简而言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更在典型环境塑造了典型人物和典型性格的大揭露中,加重了下层人物被肆意戏弄和凌辱的悲剧意义。如果说一个真正伟大的作家,是不可能不触及社会生活中的重大课题的;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一个真正热爱自己民族的爱国人士,是不可能为了获得某种学位证书,让学术论文游离在历史和现实之外,做空乏的语言游戏的呢?刘畅论文籍着鲁迅先生小说的悲剧情怀入手,将旧中国的社会问题剧再一次端上了文学的餐桌:农村的破败景象,农民的贫穷、愚昧、精神麻木和广大民众都看不到希望,更没有生的出路可说已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那哀伤的色彩,那阴暗和灰色的人生,那饱尝生活辛酸甘于做奴隶而不得的苦痛,那饱经沧桑连呻吟的权利都丧失了的无望,如大海上狂风卷集着的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像黑色闪电的海燕一样的志士,划破夜空,高傲地飞翔是迟早的事儿。秋瑾是也,鲁迅是也,中国共产党带领下必将觉醒的劳苦大众是也。

在《渔翁的故事中》,渔翁代表人民情绪悲愤的呼声:“呸。你这个世道!让我们老在灾难中叫苦,呻吟,如果长此下去,这就应该受到诅咒。”毫无疑问,胸中有大气象,艺术上有大营造,思想上有大苦闷,情感上有大悲悯,理想世界里有大山脉、大沟壑,前瞻性看未来的视野中有大精神、大抱负的文学大家或贤哲们所探寻的公众幸福和文学追求下的理想王国绝不是狭义的享乐,而是源于痛苦的自由,这恰恰是蒙昧者以虔诚的痛苦为代价去追逐微茫的幸福,反而招致了更大的疼苦所意识不到的。正如祥林嫂、孔乙己之流的傻瓜对生活的愉快紧追不舍,却不知道自己受了愚弄;智者夏瑜力图避免傻瓜的厄运,已经奋起反抗,终因缺乏唤起民众的大视野仍遭到近乎辛辣和愈发残酷的不幸。恰如刘畅感言“祥林嫂的死让人心碎,孔乙己的死让人伤叹,子君,魏连殳的死让人痛惜,夏瑜的死让人遗憾,阿Q更是死的冤枉。狂人未死,但时时感到要被人“吃”掉。闰土活着,他“脸上虽然刻着许久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毫无疑问,这平铺开来的大众不幸并非命运之神的安排,也非个人的过错。关于这一点,刘畅论文是这样阐释的 :“悲剧的根,源自滋生悲剧的社会生活土壤。要消除这种悲剧,必须改良这种“土壤”。

心事浩茫连广宇。读刘畅先生的《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我感受到志士鲁迅先生灵魂的颤动、灵魂的痛苦、灵魂的强音,正以振聋发聩的时代责任感对整个宇宙说话。是啊,文学创造最要紧的不在于技巧,而在于道、在于灵魂和境界上的成熟。《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以犀利的笔触,剖解着人的灵魂和社会真相的同时,既做了思想的主人,更以叫醒天地的力量,握着一把通向各种境界的万能钥匙直插鲁迅小说悲剧美的库房。在人的创造或毁灭都是由自己来完成的历史真相中,我看到了”大写的人“本身所独有的转变和重塑的力量,正以踏着自己的腐尸获得新生的残酷再造着理想中的明天。读刘畅也好,读鲁迅也罢;读着、读着,莫言名著《蛙》封面的几行小字“他人有罪,我也有罪。反省历史之痛,呈现对生命的敬重与悲悯。”就在我眼前不安分起来,那瞬息万变的道道波纹下似藏了好多会跳的鲟鱼和大鲵,逮了它们来对话自然和历史的心呼啦啦地就爆发了。

就这么着,我不得不反复踏察刘畅博客,将《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摁在我厨房的砧板上解剖。我不想用荡气回肠孤高了悲歌揪人心魂的殇, 我只想从作者心泉流淌着的铿锵里分检出他叩问苍穹的昂扬,于经历世事探问真实的探索中,给人将因和果联系起来的耐心和良心;让生命在心与心的对撞里懂得“人类奔向幸福殿堂的路上,大众素质的提高和前瞻性看未来广义上的爱,理性的民主、自由和平等的话语权,以及客观地面对从积贫积弱中走来的民族之形态,乃脱出蒙昧、走向幸福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它似春风、春雨和春天的暖阳孕育着一个民族更加理性和健壮的未来。    

《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从悲剧美的实质扬帆起航,循着人物形象、人物性格、环境描写、表现手法看悲剧美这条主航道徐徐前行,最后再以一记漂亮的收篙动作,将悲剧美的大船直接泊入了悲剧美的老家。那收放自如地将悲剧美的根源及启示,以庖丁解牛的潇洒撕开来展示其凄美的手法确实不是普通人的鉴赏力能完成的。至此,鲁迅先生所创造的伟大且足以留存万世,永远值得研读的思想也因有了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这一反射体,让我们看到了炫目的光线———— 投石入沼泽是无法激起涟漪的;没有思想、愚昧,只看事物表面,得过且过的麻木是多么可怕的精神饥荒啊!

就整个人类世界而言,即便是高歌猛进、一日千里的今天,人真正能够了解和欣赏的,到头来还是那些与他气味相投的东西———枯燥的人喜欢无味的作品,普通人爱看普通的文章,观念混乱的人只欣赏思路不清的著作,没有头脑的人所看的必是空无一物的书籍。我不是有意贬低谁,抬高谁,所谓物以类聚———“一只狗的心目中,世上最好的东西还是一只狗。”(叔本华言)要普通人领会巨著的难处是难之又难的,毕竟有一座高不可攀的鉴赏力横在那里呢。所以,如果这个世界上少了那些心怀大悲悯、大气象且呕心沥血地走在文学鉴赏之路的思想者是不行的。唯有能真正欣赏高贵思想和天才作品的领路人,伟大的作品才能发挥他昭示和唤醒的力量。这类著作好比一面镜子,在将人类和社会之痼疾通过反射区映照出他不堪的丑陋时,人们才会明白医疗和拯救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亦如刘畅所分析的:“悲剧美属于美学范畴———“有价值”而又被“毁灭”,才能称之为悲剧;正因为是悲剧,才更能震憾人心,催人由悲愤而冷静,促人由清醒而奋争;悲剧的戏剧价值不是在单纯的使人悲,而是在具体地激发人们把悲愤情绪化而为力量。鲁迅的全部小说是一座宝藏,他笔下的悲剧人物都具有某些人类普遍追求的美德或正直性格。小说正是通过其被旧的伦理力量“毁灭”的过程,来肯定善美品格的价值,从而使人震惊,奋起;在道德上受到陶冶,在审美理想上获得升华。”

愈是平常人所熟知的事情,理论化后博得的名声也愈广大而普遍。这一点,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是明晰的。行文中,他曾阐释说“鲁迅小说表现的都是凡人悲剧,而非英雄悲剧。欧洲古典作家认为悲剧的主角必然是英雄豪杰,以为这样才能表现崇高壮美。鲁迅一反过去的审美趣味,他认为事情越平常,就越普遍,把人们熟视无睹,不以为奇的悲剧描写出来,对于认识社会和改良人生具有更重要的意义。”是啊,英雄可以创造历史;但自有人类发展史以来,凡人才是大众社会的主体这一事实却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也如刘畅论文中谈到的:“鲁迅所写的悲剧是社会的悲剧,时代的悲剧;也是精神的悲剧,性格的悲剧。”

刘畅《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让我们看到历史长廊里走着的鲁迅文学对生命意识精微的深情。也许“人家生我们,我们生人家”的哲学思想才是人类的尊严和人类文明勃兴不可或缺的大智慧吧?树欲静而风不停,相生相克、继往开来的人类世界,相信天理循环既是快意人生的最高艺术;更是面对一切事物(包括整个文学思想)在历史和道德上的一种大担当。

刘畅咏《文房四宝》写到:“砚台研墨墨生香,  /书斋展纸立案旁;/ 激情倾入笔端上, /顿见飞龙舞凤凰。”心雨潇潇祝刘畅和刘畅博客在无技巧的合技巧性境界中文采流芬芳、思想孕华章!


http://liuyiting8585.blog.163.com/blog/static/88286258201323171648879/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