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刘的博客

至6月6日, 我的博客访问量达五十一万次! 不因博客获利, 却因博客获益!

 
 
 

日志

 
 

【转载】[文学评论] 读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带灯》 作者:归 田  

2014-09-19 10:56:05|  分类: 艺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贾平凹长篇小说《带灯》

 

作者: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好玩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归田          编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冠军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阿刘

 


不在微弱,有光就好 - 归田 - 归田博客


 

《带灯》获了许多奖我是知道的,本打算要读的,还没抽出时间,期间有文友向我推荐,说如何如何地好,于是撂下手头的《大清相国》,静心读之。

确是一本好书。好就好在用一个小乡镇做背景,反衬了一个大社会,顺带把一个叫带灯的女干部写活了。

一个大社会不好把握,但一个百八十人的小乡镇还是可以自由调控的。乡镇虽小,其实并不简单,就如麻雀,个虽小,但五脏俱全。小乡镇大社会,工农商学兵、党政军民犯,样样俱全、事事暂有。写好了一个小乡镇,也就写好了一个大社会。小乡镇里经历着的一切,正是大社会正在经历着的。市委黄书记下乡调研一节甚是精彩,议程里连黄书记两个小时一小便的细节都考虑到了,看上去荒唐,其实很真实,只要干过行政的都懂的。这样的细节其实满社会皆是。

主人翁带灯原来并不叫带灯,是作者为着主题的需要将她改了名字,然后就叫了带灯。带灯其实是乡村里夏秋夜间满山满院飞动着的萤火虫,尾巴上带着一点光,并不亮。但这样微弱的灯光却给了人们很多的联想,给了农村倍受压抑百姓们很大的希望。

主人公带灯就是一个如萤火虫一样灯光很弱却能给人带来希望与联想的乡镇女干部,在综治办干着些维持乡村安宁的工作,现阶段大量的工作内容是接访和维稳。信访对象都是些很难缠的人,不好对付,平常手段几无效果,于是,接访与维稳中的各种啼笑皆非的手段与办法便在贾先生的笔下流淌着、嘻笑着,有着浓郁的乡镇特色。作为一个乡镇干部,特别是一个漂亮的女干部,村民们喜欢接触她,愿意与她来往,她的工作开展就很容易(与别人比)。她最鲜明的特点是热心肠,她在很多村子里有“老伙计”(老朋友),这些“老伙计”都是她贴心交出来的,有事没事都会去看望她们,为她们排忧解难,所以这些“老伙计”对她也是极其贴心的,成了她在每一个村子里的眼线,维稳对象的一举一动这些“老伙计”们都会及时地传递给她,让她成了顺风耳、千里眼。有了这些“老伙计”们,她到村里的吃饭问题、睡觉问题都解决了,甚至村里的好多工作都被这些“老伙计”们帮着做了。

带灯怕虱子,无论怎样的躲避,甚至想用硫黄皂灭掉它,都没有成功,最后连自己也生了虱子。带灯生虱子的喻意很深刻,说明带灯去官僚化了,农民了。从最开始地抵触到后来无奈地融入,完成了一个漂亮女人到一名乡镇干部的身份转换。但满篇不离虱子的贾先生并不会仅仅让虱子完成这样的一点使命,似乎还有许多的隐喻在里边。虱子是什么?我觉得倒像是吸血的虫子,是可能给樱镇带来污染的大工厂。要么,为什么说樱镇的虱子是白色的,从华阳坪一带飞来的是黑虱子,黑虱子与樱镇的白虱子杂交后变成了不黑不白的灰虱子。白色是樱镇原来的青山绿水,黑色是华阳坪大矿区的污染源,从大矿区引进来的大工厂大约就是灰色的虱子,带给当地的是福是祸不好评说,但虱子吸血却是不争的事实。

带灯在镇里做了很多工作,也做得很好,但她始终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小人物的命运历来都是很悲惨的,在关键的时候,为了保全领导,随时都可能将小人物牺牲掉。比如,薛、元两家因沙场“火拼”的事。带灯与竹子不顾生命安危,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参与处理,带灯甚至被打得头破血流,但在事件的结案处理时,领导们一个个圆滑、世故、明哲保身,把责任全推到带灯和竹子身上。就这样,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并负了重伤的人却没有得到表彰,反而领了处分,竹子被降一级,带灯被降二级,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在这样的打击下,带灯得了夜游症,与平时并不正眼相看的疯子一并游荡于樱镇的黑暗之中。

带灯虽然时刻想做一只萤火虫照亮别人,但她的光实在太微弱,微弱得连她自己都不敢正视,但她确实发出了光芒,贾先生给了极高的评价:“顿时成群成群的萤火虫上下飞舞,明灭不已”;“带灯用双手去捉一只萤火虫,捉到了,似乎萤火虫在掌心里整个手都亮透了,再一展手放去,夜里就有了一盏小小的灯忽高忽低地飞,飞过芦苇,飞过蒲草,往高空去了,光亮越来越小,像一颗遥远的微弱的星”;“就在这时,那只萤火虫又飞来落在了带灯的头上,同时飞来的萤火虫越来越多,全落在带灯的头上,肩上,衣服上。竹子看着,带灯如佛一样,全身都放了晕光。”这一节对萤火虫的描写一下子把带灯拔高了起来,她成了“佛”,这佛不是别的,是人们心中时常念叨着的“菩萨保佑”的菩萨佛。即使这样高尚着的带灯也有心中的迷茫,“飞过芦苇,飞过蒲草,往高空去了”,这又何尝不是要逃离的想法呢?

 

 

           2014年8月9日豫西卢氏

           2014年8月22日改定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20期 总第114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创杂文]不在微弱,有光就好

归田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